创业的修行:90%的小团队在妄境里 / 2014-08-05


本文作者:梁宁

入妄不是错。它是修行的一环,无可避免。被困在妄境的长短因人而异,但破妄而出都功力大增。

不过在妄境中被困很多年,就太影响人生质量了。读徐公子胜治的《神游》,到“入妄”、“破妄”一卷,心有所感。

创业如修行。我曾经创业,自然曾经入妄。说来有点惨,入妄的那一瞬间,就是我决定创业做公司的时刻。

入妄是什么?简单点说,就是失了平常心。最有名的“入妄者”是堂·吉诃德。任何一个拥有平常心的人,都不会做他做的事。

在一个骑士的窗口期已经关闭的时代,他执拗地想当骑士。他想成为自己最羡慕的那群人中的一个,拥有他们的故事,完全不在意或者说不愿诚实面对时机问题、个人特性问题、配置问题。他甚至 忽略锁定的目标到底是真实的存在,还是永远不会来临的2月30日。

堂·吉诃德上路了。

他的配置:一匹瘦弱老马、一支生锈长矛、一顶破烂头盔,再加上一个根本没有骑士追求的同伴。

他要以此追求光荣与不朽。你无法叫醒一个身在“妄境”里的人。

想要自讨没趣,就去对热恋中的简·奥斯丁说,那男人是骗子;对《立春》里的王彩玲说,你永远成不了明星;对刚开始创业的我说,你这样干没戏。妄境里的人都格外亢奋而敏感。

2009年,我请蔡文胜到我的小公司,为团队做培训交流。之后,他给我写了封邮件,说:“梁宁,咱们是朋友,所以我忍了两天,可还是得对你说,就你想做的事,你的团队不行。”我回信:“宁可和你绝交,也不想你说我团队不好。”我可以加班熬夜、不被理解、失去朋友,但是,不想任何人说:你干不成。

我揣摩过雷军,这样神勇的人为何17年苦守金山:对手过强(微软),自己配置过低,仗打得辛苦,队伍带得不易,偏偏有英雄气,不愿言退,全力苦战,心无旁骛。其实也是妄境吧。

所以,当雷军破妄而出,再也不推崇逞英雄。之前金山产品都以某某霸命名:词霸、影霸、毒霸……他再出发,公司叫:小米。

这段时间看了几十家初创公司,90%的小团队在妄境里。最高峰一天收到12个BP,8个做可穿戴装备,3个做某某手环。雷同的定位,同质化的产品,类似的技术,彻底的消耗战。

我还记得自己在妄境中的日子,如何拿虚妄的幻想和微不足道的进展一次次激励自己,以亢奋的状态希望说服别人相信自己。

今日面对昨日之“我”,我却不知道该如何去说:“大哥,您此刻在妄境里。”入妄,心入了妄境。可肉身还在物理世界中,企业还在市场规律里。

所以,在妄境里的人,会承受数倍甚至百倍的苦楚煎熬。一次次全力以赴,换来各种不顺利,各种未达到预期……各种怀疑。

《老男孩》那首歌,“梦想总是遥不可及,是否该放弃?”曾让我瞬间泪落。但如果不曾入妄,以平常心,做平常事,就只能得一个平常的你。

夹在妄境与现实中,愿望落差的压力,恐惧与兴奋,持续几年把自己压在一天14小时的工作量里,会深刻自我怀疑,一步步走到今天,哪些是被某人的期待与情感绑架,哪些是盲目的崇拜抄袭,哪些属于真正的自己……

所以,入妄不是错。它是修行的一环,无可避免。被困在妄境的长短因人而异,但破妄而出都功力大增。

不过在妄境中被困很多年,就太影响人生质量了。

如何破妄而出?说来也简单:找到自我,找回平常心。

在《神游》中,石野对老师风君子讲述自己是怎么破妄而出的:“真心不随妄境而走,该怎么办,就怎么办。是什么人,就做什么人。”

我的破妄时刻略特别。我会算八字,有趣的是当时还没有给自己算过,因为从来没觉得有必要。越是富有勇气的人,越容易被困在妄境里,这话适用于我自己。

2010年某个深夜,我待在办公室,打开自己的八字。多想找到一点希望,我是某件事的天命之人,我的转机将在什么时刻出现,我会拥有……

我冷冷淡淡看着自己的八字,心说,这些事,我原本都知道。一瞬间,我接受了自己只是个普通人,然后听到了碎裂的声音。

从那以后,对妄境的特征非常敏感。比如2011年凡客年会,邀请一群CEO排队拥抱苍井空。读到新闻,我对旁边的朋友说,凡客要过“妄心天劫”了。只有在妄境里的人,才会做这样的事。创业如修行,该过的劫一个都躲不掉。

堂·吉诃德死前,要求把他的武侠小说都烧了。他告别了自己的妄境。所有正常人的故事都湮灭无迹,人们用复杂的情感嘲笑堂·吉诃德,使他不朽。

所以,今天的我会耐心守候这群被困在自己妄境中的兄弟,等着他们找到自我,以平常心重新评估手中之业,破妄而出。那会是他们功力大涨的时刻。我会鼓励他们以升级后的自己来寻找风口。受过妄境之苦的人,能真正理解什么叫顺势。

古龙说:人生贵痴。痴于剑的人能炼成名剑,痴于情的人会得到真情。也许,大家都曾入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