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的本质到底是什么? / 2014-07-24


投资的本质是PE或者PB吗?

让我们来PK一下2014年2月底的比亚迪和深万科:比亚迪,当月收盘价格56.91元,总股本23.5亿,总市值1337亿;深万科,当月收盘价格6.72元,总股本110亿,总市值740亿元。比亚迪的市值,几乎是万科的两倍。

再来看看,两个公司2013年的盈利:比亚迪上年只赚了5.5亿元,PE为243倍;深万科,上年大赚151亿元,PE不到5倍。深万科赚的钱,几乎是比亚迪的30倍。

如果按PE投资,该选择谁,一目了然。

但奇怪的是,巴菲特持有的是贵的比亚迪,而不是买入便宜的万科B。巴菲特要买万科B,太容易了。而且在香港市场上,PE为3—5的地产公司股票一大把,巴菲特并不是因为流动性不足,买不到足够的而不买。

显然,PE不是投资的本质。

再来看看,PB,万科的PB不到1,比亚迪的PB超过6。

显然,PB也不是投资的本质。1和6的区别太大了,完全可以说已经达到质的区别。

如果说,比亚迪和万科,还处在不同的行业,估值本来不太好对比的话,那我们来看看茅台吧。公司还是原来的公司,PK 茅台的2007和2013。

2007年1月8日,贵州茅台收盘84.86元,上年业绩1.64元,PE=52倍,很高,但股价却在此基础上,当年上涨到最高230元,涨幅接近200%,惊人。

2013年1月8日,贵州茅台收盘210.84元,上年业绩12.82元,PE=16倍,中等,但股价却在此基础上,当年下跌到最低122元,跌幅接近50%,同样惊人。

这就奇了怪了,同一个股票代码,原来52倍高PE的时候,股价一年里还能上涨200%;而七年之后,PE降低到了16倍,股价反而在年内下跌接近50%!

而且,七年里,每股业绩从1.64元增加到14.58元,几乎上涨10倍!股价呢?从2007年的年末收盘价格230元,下跌到2013年的年末收盘价格128元,几乎腰斩一半!

显然,对于贵州茅台这样同一一个个股来说,PE,PB也不是投资的本质。

是不是中国股市不成熟?那让我们来看看美国股市吧。

特斯拉电动车:2012年每股亏损,2013年股价从33.87美元上涨到最高265美元,一年之内,上涨幅度接近7倍。公司至今亏损。

再来看看巴菲特的富国银行:2012年每股业绩大约3.89美元,2012年年末的收盘价比特斯拉电动车还高,但2013年从34.18美元只上涨到至今49.29美元,涨幅在美股大牛市的背景下只有区区45%。与特斯拉电动车的7倍相比,情何以堪?

特斯拉亏损,无法计算PE;富国银行盈利,PE只有12倍,并且有明星经理管理。

看来,在美国股市,PE和PB也不是投资的本质。

让我们来看看我的老师是怎么做的?

小小辛巴老师,在重剑无锋里,列出了格雷厄姆的估值公司,并提出对于“合理价值”,安全边际的折扣越大越好。

果真如此吗?我仔细研究了辛巴老师对于京东方一票的操作。

辛巴老师是在2.13元买的京东方A。当时的京东方B,股价只有1.87元港币,相当于人民币1.48元。比京东方A低44%。

京东方B,股价相对于“价值”的折扣,显然比京东方A要大多了,安全边际就大多了。

难道辛巴老师会看不出来吗?于是,有人问:“价值投资者应该买它的B股!”

下面是辛巴老师的精彩回答:“我从来都不是价值投资者,我只是一个长线交易者。”

显然,辛巴老师并不把PE作为价值投资的本质。

再来看SOSME老师是如何做的。

SOSME在港股买的几乎清一色的是垃圾股。联邦制药,是SOSME老师投资的一个重仓股,买入的时候是亏损的。而且至今亏损。

难道SOSME不知道,在港股里民生银行的股价只有7.5元港币(人民币6元),只相当于A股价格的3/4,公司业绩一直增长,2013年的PE只有4倍。

联邦制药亏损,无法计算PE;民生银行大赚,PE低至4倍。

然而,老师买入的联邦制药已经大涨60%,而民生银行仍然在原地踏步。

我最敬重的——中国价值投资者的典范SOSME老师,并没有迷信地把PE当成投资的本质。

转了一大圈,让我们最后来看看大师们是怎么说的?

欧奈尔:

对于低PE股票的评价:“……人们认为收入型股票比较稳妥,因此只要安稳地持有股票,坐收红利就可以了。1984年,伊利诺伊大陆银行的股价从25美元跳水至2美元;2009年年初,美国银行从55美元跌至5美元。”

对于高PE股票的评价:“……以上分析表明,如果不想以高于25-50倍的价格买入成长股,那么,你就自动剔除了大多数可供选择的最佳投资机会!(错过美股历史上绝大多数的大牛股,如微软、思科、苹果、脸谱、亚马逊、谷歌等)”

索罗斯:

“如果把金融市场的一举一动当作是某个数学公式中的一部分来把握,是不会奏效的。数学不能控制金融市场,而心理因素才是控制市场的关键。”

投资的本质就是赌博,又不是赌博

首先,这里所谓的投资,是指股票二级市场的投资。

我倾向于将“投资”的本质,视为“赌博”。

尽管“赌博”一词不太好听,而且也许投资并不能完全等同于赌博,但我认为,赌博一词,非常接近于投资的本质。而且,能够将投资还原为赌博的人,更容易赚钱,更难得亏损。

另外,我想了一个好听的优雅的词,来代替“赌博”,那就是“博弈”。但我更愿意使用赌博一词。

“股票”的本质,就是一个代码;“大盘”的本质,就是一个赌场;“公司”,即不能吃,也不能喝。

其实,公司赚钱了,投资人能得到什么?公司亏损了,投资人又会失去什么?如果市场对公司的盈亏不做反映,不涨不跌,投资人什么也得不到,什么也不失去。

公司本身并不能给我们带来任何好处,甚至分红也不会。现金分红和送股一样都是游戏,因为最终都要强制除权的。如果市场不填权,现金分红又能怎样?

因此,投资人的盈利完全来自于市场,而非来自于公司。

公司就是一个特殊的骰子;骰子多了,就编了号码,就是股票代码;每天将一大把骰子,在一个大盘子里一撒,大家去猜其红绿,红是涨,绿是跌。

是红?是绿?都无所谓。关键是要猜中。做多的,猜中了“红”,就赚;做空的,猜中了“绿”,照样赚。所以,在一个成熟的有做空机制的市场,公司本身是无所谓的。公司赚钱,股民可能亏损;公司亏损,股民可能反而赚钱。

“股市就是一个赌场,任何一笔投资,除非是完全确定的套利,否则都是彻底的赌博。”——摘自我的《2013年投资反思》

股市通常是不可信赖的,因而,如果在华尔街地区你跟随别人赶时髦,那么,你的股票经营注定是十分惨淡的。”索罗斯的这句话,言外之意,就是股市即赌场,只有少数人能获利。

“中国股市连一个规范的赌场都不如。”吴敬琏,著名经济学家,全国政协常委、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他在接受中央电视台采访时,提出了以上的著名论断。很遗憾,吴老只看清了中国股市是一个赌场,却不知道美国股市也是一个赌场,世界各国的股市都是一个赌场而已。(因为我在中国股市、香港股市、美国股市都有投资,我基本有这个话语权。)

如果只看到投资是赌博,是不够的。还必须看到,投资又不完全是赌博。

赌博的时候,骰子朝上还是朝下,都是1/2的机会,由老“天”来公平决定。

但公司是一个特殊的骰子。他的朝向,在不同的时期,朝上或朝下的机会是不均衡的,而且总体上朝上的机会大于朝下的机会,由“人”的心理因素决定。

而人的心理因素,又受一系列外在客观因素和自我主观因素决定。

投资的本质,到底是什么。赌博?我又肯定,又否定,摇摆不定。其实,内核的东西,本身只能逐步接近,而无法确定。

投资的本质,是否这样:股市的谐音是什么?是“故事”。股市是否一个讲经济故事的地方?

经济史是一部基于假象和谎言的连续剧,经济史的演绎从不基于真实的剧本,但它铺平了累积巨额财富的道路。做法就是认清其假象,投入其中,在假象被公众认识之前退出游戏。”

索罗斯的这一论断,让我感觉自己已经无限接近股市的真谛,接近投资的本质。

从1000点到6124点,股市讲了一个城市化的故事,是一个打死也不卖的故事;

从6124点到1664点,股市讲了一个次贷危的故事,是一个打死不能买的故事;

从1664点到3478点,股市讲了一个四万亿的故事;

从3478点到1949点,股市在讲谁将为四万亿买单的故事。结果是,都不想买。银行,也不想买单,拼命公布亮丽的业绩,甚至不惜加大现金分红来证明业绩是真的。于是,市场就僵住了。

前面提到的万科,在城市化的故事里是主角,因此3年上涨了30倍。2007年万科的每股业绩0.45元,股价最高40.78元,市盈率可以达到91倍!——这就是一个划时代伟大故事的主角该有的市盈率。这个故事虽然已经讲完了,但“它铺平了累积巨额财富的道路”

现在,万科的PE不到6倍。为什么?因为,万科是一个全国性房地产公司,全国城市化的主要过程已经过去了,万科的故事已经不吃香了。那城市化,还有故事吗?有的。那就是后城市化,或者说区域城市化。比如,海南地产的故事,比如上海免税区的故事,以及现在保定的故事等等。这些故事的猛烈程度,不亚于万科。外高桥,从6块多到60多块,只花了九个月!

所有的房地产公司最终的市值,都将归0。万科也不例外。万科,去美国开发房地产,就是在向股民宣布:一,我赚的钱,你想得到?二,股民痛不欲生,老王却娶了电影演员,在剑桥浪漫;三,我要继续讲故事,不管你爱不爱听。

万科暂且按下不表。那比亚迪又是怎么回事?城市化之后,会出现什么问题?人口多了,汽车就会多,汽车尾气必然多,城市的空气会怎样?房地产公司中国不缺,但能解决汽车尾气的电动车公司并不多。于是,比亚迪成了新故事的主角,新的电影上演。所以,你不得不佩服巴菲特,他老人家在好几年前就布局了高PE的比亚迪,讲起了新故事。

比亚迪,最终也一定是一地鸡毛,没关系——“它铺平了累积巨额财富的道路”。

新的故事又会开讲。

其实,PE也是故事的一部分或者说一个版本、一种风格。讲这个故事的人在说:“我什么都不做,长期持有就行了,到时候靠分红就收回了成本。”也许真的能成,有些股票。所以,讲PE,也是讲故事。只是历史上真的鲜有成功案例。

说一千,道一万:该怎样做?

买什么?

什么都可以买。只要能赚钱。而且千万不要画地为牢。比如说,只买PE低的;比如说,只买消费类的;比如说,只买互联网股;比如说,只投资创业板;比如说,只买小盘股;比如说,只买蓝筹股;比如说,只买高增长的……这都是在画地为牢。

关键是猜中某个标的的价格方向和对应时间。你猜中了一只股票的上涨,可以通过买入获利;你猜中了一只股票的下跌,可以通过融券卖出,照样可以获利。

我曾经专注于地产股(万科),后来专注于消费股(茅台),再后来专注于医药股(复旦张江),现在让自己坚定不移地寻找可以成为伟大公司的小公司。我感觉,这都是在画地为牢。投资,应该是海纳百川的。

SOSME曾经教导我说:“能力圈是一个伪概念。……至于说到具体行业、公司类型、市场(A股、B股或H股)都不应成为构筑能力圈的限制,哪个地方你觉得有潜在的反转几率就可以投资到那个领域。”

但索罗斯也说过:“市场是愚蠢的,你也用不着太聪明。你不用什么都懂,但你必须在某一方面懂得比别人多。”

综合来讲,我认为:一,投资应该海纳百川;二,有些行业、有些现象,你更容易把握,可以更多的关注。在投资的广度和深度上,都要适可而止。

何时买?

这个才是关键。而且不同的派别,有不同的判断标准。

格雷厄姆:“我大胆地将成功投资的秘密精练成四个字的座右铭:安全边际。” 他的方法是先计算公司的合理价值,然后等到有4—6折的安全边际时才考虑。格老的方法很好,但还是有缺点,就是格老只考虑了价值,而没有考虑时机。

巴菲特:“宁愿以合理的价格买入好公司、也不愿以便宜的价格买入普通公司。”这句话,让多少人亏损!?因为合理没有标准,好公司没有标准。反而让人在买入时粗心大意。坚决不采纳。

在二级市场何时买入的问题上,我认为:格老的观点,可以学习;巴菲特的观点,必须坚决放弃。而在何时买的问题上,索罗斯、李佛摩尔、欧奈尔,已经给了我最精彩的回答。他们的方法,不仅解决了买什么的问题,还解决了何时买的问题,比格老更技高一筹。

索罗斯:“金融世界是动荡的、混乱的,无序可循,只有辨明事理,才能无往不利。如果把金融市场的一举一动当作是某个数学公式中的一部分来把握,是不会奏效的。数学不能控制金融市场,而心理因素才是控制市场的关键。更确切地说,只有掌握住群众的本能才能控制市场,即必须了解群众将在何时、以何种方式聚在某一 种股票、货币或商品周围,投资者才有成功的可能。

索罗斯这句纲领性的话,着重强调了时机的重要性——“将在何时,以何种方式聚在某一种股票周围”。但他点到为止,在原则性的话之后,没有提供具体的参考指标。

美国股市二级市场,最灿烂的明星李佛摩尔,早就很好的回答了这个问题,他给出了买入的重要指标:“

每一次耐心等到市场来到关键点才下手,总能赚到钱。”至于这个关键点,是如何计算的,李佛摩尔有一套记录股价的方法,很容易掌握。

欧奈尔,以李佛摩尔为师,补充了一系列买入的信号:这套信号系统简称“CANSLIM”。可以大体上这样解释:C——年报:公司过去2-3年里业绩缓慢增长,比如7%、8%、9%;A——季报:公司最近2-3个季度的业绩加速增长,比如15%、25%、50%;N——新闻:公司有新的事件发生,比如新的管理层、新的产品、新的收购等;S——市值:股票流通市值不大,在成交上反映为上涨放量,而下跌缩量,突破当日成交量至少放大50%,放大100%更好;L——龙头:所处行业最好是当前市场的龙头行业,个股走势最好是该行业的龙头走势;I——机构:过去没有一个机构关注,现在开始有1-2个机构开始关注;M——大势:大盘最好是企稳配合,或者该股所处的行业指数稳定或上涨。当然,完全符合这套系统的股票是非常少的,能符合其中的大部分就不错了。

这些西方的理论,其实和中国古代的思想是一致的。

《周易》里有:

一,潜龙勿用。意思是,即使你发现了格雷厄姆所说的具有安全边际的价值股,你也不要买。因为,有价值的股票,有安全边际的股票多了,如果时机不到,你拿在手里干什么呢?

二,现龙在田。这就是李佛摩尔的关键价出现了,这就是欧奈尔所谓的CANSLIM时刻到来了,这就是索罗斯说的市场资金开始在某个时刻、以某种方式聚集在某股的周围了。买!

三,夕惕若厉。这就是买入之后,正常的调整,不要怕,继续持有,不要被震下马,说不定还是加仓的好机会呢。

四,或跃在渊。龙已经从深渊跳出来,站在了山岗;好比股价经过调整之后,站上了阻力位。

五,飞龙在天。股价的上涨大大超过人们的想象,飞龙在天自由自在地翱翔,股价在天想怎么涨就怎么来,真的所谓无限风光在险峰。再也没有压制股价的东西了,任何利空都被解读为利好,股价再也没有解套盘,大家都是获利的,市场上只有少数筹码获利了结,资金如潮水一般涌入将其筹码一抢而空,卖出的人后悔不已,捶胸顿足。这时,大盘也被其带动开始上涨;同时,公司也发布各种好的消息,业绩也大大超过预期。

六,亢龙有悔。但股价已经开始严重透支未来的业绩,作为龙头行业、龙头企业,PE或已接近100倍,人们对公司的想象越来越十足。这个时候,新的时代可能悄悄来临,老的故事对先知先觉们早已厌烦,他们开始兑现筹码。

难怪孔子说:“五十以学《易》,可以无大过也。”中国古代圣贤的思想,你不得不服!

现在,再来描述一下,投资的本质到底是什么?

我的观点:投资的本质是赌博,又不完全是赌博。索罗斯的观点:股市是一个讲经济故事的地方。其实,李佛摩尔很好地回答了这个问题,他的观点:“股市里只有投机,没有投资。”原来,我们在讨论一个根本就不存在的东西。李佛摩尔进一步说:“投机是一项事业,而不是赌博。”

下面通过一个形象的比如,来阐述投资与投机的区别:假设有一座巨大的山,用一个巨大的字母“A”表示。那么投机就是在山顶的左边,在上山阶段买入;而投资是在山顶的右边,在下山阶段买入。投机=“投”+ “机”,投是出手,机是天机(上天的暗示)。上天发出了命令,难道不该出手吗?而投资=“投”+“资”,“投”是投入,“资”是资金,用自己的资金来资助他人。

为何说投资是赌博,而投机反而不是呢?投机最大的特征是:及时发现天机,当上天发出暗示的时候及时出手;而投资最大的特征是:越跌越买,本质是赌博。逻辑很简单:在明知判断错误的情况下,投机人会及时改正,而投资人会拒不认错并在错误上加码,谁在赌博一目了然!如果一个人自以为是按投资赚了钱,那一定是搞错了,他实际上是暗合了投机而赚到钱。投机者不仅赚的比投资人多,更重要的是投机者亏的比投资人少。下面的这句话,精确地解释了为何说投资是赌博,而投机不是?李佛摩尔:“纯粹投机在股市中所允许损失的钱,与自命不凡的投资人在投资随波浮沉中所造成的庞大损失相比,不过是小巫见大巫。”因为“投机客犯错时,市场会立刻告诉他们,因为他们在赔钱。一旦发现自己犯错,就必须立即出清,承担起损失,不要让情绪控制,而是研究记录找出出错的原因,静待下次出手机会。”

总结:股市里只有投机,没有投资。如果硬要说投资,那么投资的本质就是赌博。而投机是一项事业,不是赌博,投机的本质是当上天发出暗示的时候及时出手。

搞清了投资的本质,一系列的问题都将迎刃而解。

为谁持?

答:“除非所持股票在上升通道,就持有,因为能获利。否则,坚决不持有股票,因为这是在赌博。”这个理由很简单了,我们为谁持有股票?我们不是为上市公司而持有,不是为巴菲特而持有,我们是为自己持有;我们为何持有股票?我们不是为荣誉而持有,不是为当股东而持有,那如果持有股票会造成亏损,为何不选择早早卖出?

何时卖?

一旦股票开始给我们带来亏损,就应该立即卖出,否则就是在赌博。李佛摩尔:“有一种不用市场通知就自己知道犯错的直觉,会形成一种通风报信的潜意识,这发自内心的信号来自对市场过去表现的了解。”,在股票下跌的时候,千万不要心存侥幸和幻想:“每一个人都具有的人类基本特性,就是一般投资人所面临的头号敌人——充满希望的想法必须加以驱逐。”

如何防?

投机客始终把本金的安全放在第一位,因此:1,布局必须分散;2,舱位必须控制;3,心态必须严肃;4,行动必须勤奋;5,思维必须专注;5,操作必须等待;6,必须顺势而为;8,绝不逆势而为;9,投机必须尊重市场。索罗斯指出:“承担风险。无可指责,但同时记住千万不能孤注一掷!”李佛摩尔指出:“投机客的致命错误就是妄想一夜致富。他们舍弃在2-3年里让财富累积500%的机会,转而追求用2-3个月坐拥金山。即使做到,也守不住。”

我们必须纠正那些非常有害的观念?

错误一:“买股票就是买公司。”这曾经是一句多么诱人的话!买入好股票,长期持有,什么都不做,靠分红就收回成本,多美。但其错误是明显的:因为没有所谓的“好股票”。如果一只股票不能给你带来盈利,好在哪里?如果有一家好公司,其股票让你亏损,就不是好股票。人们最大的亏损往往不是来自垃圾股,而是来自明星股。万科、茅台给人们带来的亏损,往往比ST股要大得多,因为自以为懂得护城河理论的人(比如过去的我),会在明星股上重仓,而且不改错,越跌越买,最后不可收拾;而在ST股上,人们都知道控制仓位,而且一旦大势不妙会及时止损,损失反而小得多。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

错误二:“越跌越买,因为越跌越有价值。”前面说过,即使发现了具有价值有安全边际的股票,也没有必要立即买入,要等到市场达成了共识,股价不再下跌,并随着利好消息的解密,在股价走出底部,走到关键价格的时候才买入。因为,股市并不是一个理智的场所,谁也无法预测底部在哪儿?市场先生有的时候真的 很恐怖,跌了还会跌,低估之后还会再低估,地板下面还有地下层,我们只有耐心等待。多少人死在抄底的路上。我们不仅要买“价值”,更要买“时机”。不是不 报,时机未到。因此,正确的做法是:买入观察仓,时时跟踪,等待时机,不见兔子不撒鹰。有安全边际的股票多了,你没能力全私有化。

错误三:“投资就是要买有核心竞争力、有护城河的公司”。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护城河”,也没有什么“核心竞争力”。秦始皇,为了打造护城河,修建万里长城,结果被修长城的人所灭。所谓的“核心价值”,就是一个陈腐烂旧的观念——这个观念的坏处是——他让人们在高处看多,因为其有“核心价值”;他还让人们在低处看空,因为其没有“核心价值”。所谓“核心竞争力”,就是一个唬人犯错的玩意儿。当人们说某股有核心价值——这是庄家卖股给你时,逼迫你出高价的理由;某股没有核心价值——这是庄家想得到你手上的筹码时,逼迫你贱卖的理由。仅此而已。

错误四:巴菲特的“集中持股理论”危害在哪里?……

错误五:巴菲特的“打孔理论”是错误的。……

错误六:巴菲特的“能力圈”理论是有害无益。……

错误七:“投资不要关注股价的波动。”……

错误八:“价值投资没有风险”或“价值投资夜夜安枕”。如把股市比作赌场,有人不服,你知道SOSME把股市比作什么吗:“……看完上面的分析我自己都目瞪口呆:这股市简直就是一个大坟场。”SOSME老师在《论风险的层次》里把风险分为四个层次:第一个层次,是对股市一无所知,把股市当赌场,并认为这是股市最小的风险。第二个层次,对股市的一知半解,“我始终认为对股市的一知半解比对股市的一无所知具有更大的风险,他们是股市中因各种骗局、陷阱而受害的主体。”第三个层次,对股市本来只有一知半解却“自以为”已经全知全解了,SOSME老师说“我将其视为风险中的较高层次,这种风险的杀伤力是毁灭性的,有人说股市是消灭狂人的地方,就是对这种风险的最好诠释。”第四个层次,也是最极端的风险,是身处风险的包围之中却对风险本身缺乏“自觉”。

错误九:“这样的公司不能买。”我在港股里的确赚了不少钱,很多股票在一年里翻番;有的一周上涨50%;有的一日上涨30%。基本没有亏损。但我其实可以赚更多的钱。我找出了很多股票,与一些港股里的老股民交流,结果被这些老股民一句“这样的公司不能买”给否定了。事后来看,这些不能买的公司,反而比我买的涨得更好,其中有一只是去年三月份和复旦张江一起选出来的,结果其涨幅比复旦还高,复旦上涨了200%,而这个“不能买”的公司上涨了500%。我真正明白了一句话:“在股市里,只有少数人能赚钱。”如果有人告诉你:“这样的公司不能买。”可能就是你要认真关注的理由之一。从此,我吸取了教训,把在雪球关注的朋友控制在5人以内。我不再在乎他们现在怎么想,关键是他们今后会怎么想。

终结篇:欧奈尔CANSLIM理论在投资逻辑上正确在哪里?

C

欧奈尔选股条件为何要选“过去三年缓慢增长”公司的股票,而不是过去三年快速增长公司的股票?而在实际操作中,很多人直接挑选过去直接亏损公司的股票?比如SOSME老师在港股里最近涨幅100%的联邦制药,就是过去亏损,现在亏损,财务高杠杠非常危险的公司。这是有深刻道理的。小小辛巴老师在《重剑无锋》第41页重点分析了公司的复利规律,很好地解释了这一原因,在此不再赘述。欧奈尔要的,其实是低价。因为公司过去三年业绩不及预期,股价可能一落千丈。这不就有了“安全边际”吗?这不正是“价值”吗?这样公司的股价往往过分反映了对未来的悲观预期,充分反映了各种利空,比如ST股发布退 市风险提示警告,股价甚至已经大大低于清算价值。

A

光有安全边际和价值,还是不够的。伽利略说:“数学是上帝的语言”(重剑无锋第18页),那么,欧奈尔的CANSLIM选股标准可能是股市里的上帝的语 言。一个经过长期调整,股价下跌75%—90%的公司,其业绩出现拐点,且伴随基本面的改善,这难道不是上天在发布买入的信号吗?欧奈尔选股条件之“近 2-3个季度,公司业绩开始加速增长”——这类似战场的集合号,股市里的故事将要开讲了。

N

这个字母是英语单词“新闻”的第一个字母。代表公司最近有重要的新闻事件的发生,比如新的管理层上任、新的产品上市、新的收购等。是企业基本面的重要“变化”。为什么要这些新闻呢?实际上是看公司最近财务数据的变化,背后是什么原因?是否可以持续?重点不在原来有什么基本面,重点在最近基本面的“变化”。很多人在乎公司既有的基本面,而欧奈尔理论更在乎公司基本面的新变化。

S

这个字母,像一个苗条的女孩子,在股市里代表有限的流通市值供应。这关系到两个方面,一是公司未来的潜力,因为树不可以涨到天上去,一个公司就如一个人,生命是有限的;二是关系到讲故事的成本和难度,一个大市值、大盘股,讲故事是需要巨大的资金作为代价的。很多人对此不以为然。其实这个真的很重要。有人按欧奈尔理论选股,其他的条件都符合,往往忽视了这一条。结果,股价新高之后买入,不久就在调整中被套。因为大市值的股票,基本面的改善对股价的影响是有限的,上下折腾的幅度也是有限的。在这个有限的空间里,或许进行价值投资反到可以游刃有余。因此,一定要明白欧奈尔理论是擒龙不擒蛇的,是擒美女不擒许老板娘的。我的实践是,最好只买有10—20倍想象空间的股票,最少也要有2—5倍空间。否则就休息。

L

这个字母是汉字“龙”字拼音的首个字母。公司所处的行业,最好是未来前景十分确定的龙头行业,并且市场比较容易达成一致。行业的周期要足够长,这样“龙”才有足够的伸展余地。故事才能讲好长好长。起初是小故事,后来是中篇,最后成了长篇巨著。当然,成了长篇巨著,就绝对不要搞了。不是说不会再涨了,而是其已经过了大写字母“A”的山顶,每一次折腾的空间都非常有限了,这样的股票只有交给机构去做波段了。

I

这个字母代表的是机构“想法”,是Idea的第一个字母。最好是过去1—2年没有一个机构关注,那么股价会足够低;但最近一个季度,开始有1—2个机构开始调研或者关注。机构特别多的,不符合欧奈尔选股标准,不是说人多的地方不要去吗,就是这个道理。多了不是不行,而是可能最佳的买入点已经错过了。我们要及时发现。这一点有网友认为不是特别重要,或其重要性不如下面要说的“M”。

M

个股所处的大盘环境。如果大盘或者行业指数处在上涨过程中,个股就有一个良好的大环境。这个是有道理的。比如创业板指数大涨,很多创业板个股就飙升。其实大盘上涨,就说明资金在源源不断地流入,个股理所当然精彩纷呈,符合欧奈尔选股标准的,更是会一马当先。但也有例外。李佛摩尔则不关注大盘,但他的前提是关注两个龙头股,相互印证,关键价格才更有效。

总结:实际操作中,完全符合CANSLIM选股条件的股票是少之又少。而当一个股票的基本面符合了欧奈尔CANSLM选股标准,股价又来到了李佛摩尔关键价,走势上还形成了杯柄茶壶形态,而买入后不立即赚钱的,我至今还没有发现一个。有些大盘股,其实也是有投机价值的,比如2012年年底的民生银行,2013年的兴业银行,2014年的中信银行,他们都基本满足了欧奈尔选股标准,并在当时走出了完全独立的行情。

欧奈尔选股标准的核心,其实就是找到一个可以成为伟大公司的小公司,及时发现,长期持有,把婴幼儿童抱养成老太太,然后把老太太交给机构。因为机构有的是钱。这一理论在港股和美股屡试不爽。我后来发现原因如下:外资机构研究中国股票很难,所以他们不搞小市值的股票,认为有倒闭的风险,也不好进、不好出。比 如去年三月,我搞复旦张江的时候,就是一个无机构关注的股票,因为该股还在香港的创业板——很多外资机构是不准投资创业板的。我当初买进的时候,成交量小 的可怜,有的时候,该股只有一、两个接单,其中一个是我。现在,公司逐步成了明星公司,股票也转到了主板,机构蜂拥而来,大肆唱好。股价一年上涨 200%。该股是我欧奈尔理论的首次实践:金山股份是我按欧奈尔理论实践的第二个股票:涨幅更是300%以上。

(作者:茶壶商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