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投入资DST? / 2012-05-30


据爆料,中国主权财富基金中投公司已经投资俄罗斯知名互联网投资基金DST(Digital Sky Technologies),有可能是成为其某支基金的LP。
DST隶属于Mail.ru集团。该集团分为Mail.ru公司与DST全球基金。前者主要整合的是俄罗斯境内互联网资产,已于2010年11月在伦敦上市,后者则管理着对Facebook、Zynga、Groupon等海外资产的投资。
当然,后者也是中国京东商城、以及阿里巴巴的股东。
这,或许部分是前段时间路透“中投入股阿里巴巴”传言的由来。
现在,无法确定阿里巴巴在这次对雅虎股票的回购中,已于2011年9月成为阿里巴巴股东的DST有没有向阿里进一步增资。

DST,由于这几年大手笔入股以Facebook为首的美国互联网公司,而被不少媒体报道与关注;更由于其投资风格的果断、决绝、不惜高估值而受到争议,被一些老牌VC讥为“ Stupid Money”。
更多时候,是DST创始人尤里·米尔纳(Yuri Milner)站在前台接受媒体访问。
而其另一个大股东阿利史·乌斯马诺夫(Alisher Usmanov)实则对DST有更深的影响力。在上市公司Mail.ru中,乌斯马诺夫持有45.4%投票权、26.7%股权。

记录显示,米尔纳一开始买下的是Mail.ru网站,后来,DST集团成立于2005年,但是在2010年又改名为Mail.ru集团,同年,Mail.ru公司在伦敦上市,DST全球基金又成为Mail.ru集团的一部分……这些让人眼花缭乱的交叉持股、更名安排,显示出某种俄罗斯寡头特有的复杂色彩。

乌斯马诺夫:寡头背景、克林姆林宫关系

今年59岁的乌斯马诺夫,其发家带有典型的俄罗斯寡头背景。
他最初销售塑料袋,曾因欺诈与贪污罪名于1980年代在乌兹别克坐牢六年,后来乌兹别克斯坦最高法院裁定该案件纯属捏造,证明他无罪。
2002年,乌斯马诺夫获得了英国钢铁集团康力斯15%的股份。接着,他买入俄罗斯国有天然气公司GAZPROM的股份,负责运营Gazprom旗下的投资分公司,再后来成为GAZPROM 投资公司的主席和天然气金属投资集团的主人,该集团控制了俄罗斯40%铁矿石的生产和两个国家最大的钢铁厂。
而俄罗斯现总理梅德韦杰夫曾经担任过Gazprom董事会主席。(本篇报道的封面图即为乌斯马诺夫与梅德韦杰夫在一起)
2004年乌斯马诺夫获得普京颁发的总统特别贡献荣誉奖,表彰他在商业和慈善事业上做出的贡献。
由此可见,乌斯马诺夫与克里姆林宫的关系相当密切。

在后来的商业帝国拓展中,乌斯马诺夫不但买下俄罗斯当时第三大移动电话网络,还用1亿美元买下了在俄罗斯极富影响力的《生意人报》,玩起了媒体——这也是俄罗斯寡头爱玩的游戏。
2007年他参与组建的红与白控股集团(Red & White Holdings)买下英国阿森纳俱乐部23%的股份,现在已增资至27%。
2008年,乌斯马诺夫向米尔纳创立的Mail.ru投资3.5亿美元,以支持他投资国际——尤其是美国的互联网公司。“我发现米尔纳先生对于互联网未来的愿景及他发展其企业的方式非常令我感兴趣。”乌斯马诺夫回忆说。
当时,乌斯马诺夫已将他在俄罗斯本土互联网投资的选择范围缩小在两家公司的身上:俄罗斯最大的搜索引擎公司Yandex,以及门户网站Mail.ru。

乌斯马诺夫对普京政权的支持是显而易见的。2011年12月,乌斯马诺夫解雇了生意人报业集团旗下杂志《政权》(Vlast)的主编马克西姆·科瓦利斯基。乌斯马诺夫表示,他解雇科瓦利斯基的原因,是该周刊刊发了关于时任俄罗斯总理、现任俄罗斯总统普京(Vladimir Putin)的负面照片。

在2011年美国《福布斯》全球富豪榜上,乌斯马诺夫排名第35位。

淡化寡头背景,称投资属商业性质

尽管与克里姆林宫关系非同寻常,但乌斯马诺夫曾表示,注入Facebook的俄罗斯资本属于纯商业性质。他说,“美国人在国内培育资本主义100年之后,开始在海外进行投资。我们20年之后便已经开始了这项工作。”
如果外界担心DST可能会通过微妙的方式来干预Facebook的政策,那是太小看扎克伯格了。DST被允许入股Facebook的条件很明确,在Facebook董事会它并没有什么表决权,而是把相应股份的表决权无条件给了扎克伯格。
不过在俄罗斯本土社交网络市场乃至整个俄罗斯互联网界,DST则是绕不开的角色,是社交、门户、游戏界里一系列知名互联网公司的持股人,据说这些互联网公司控制着俄罗斯及东欧国家超过50%的网络流量。而Facebook要成为俄罗斯社交市场主角相当困难。
也因此,在俄罗斯IT界,流行着“Facebook会并购本土社交网站VK”(DST是VK的主要投资机构)的预期。

后Facebook时代

报载,在Facebook IPO之后,DST的持股比例将会降至大约4.5%。
乌斯马诺夫表示,他将把从Facebook套现的资金用于投资和偿付自己在俄罗斯生意的债务。今年,乌斯马诺夫持股的移动运营商MegaFon将会在伦敦IPO。
2011年4月,乌斯马诺夫在接受电话采访时称:“与二、三年前相比,如今投资互联网公司的回报已经不多。”
他称,2011年3月通过投资DST向京东商城投资5亿美元,获得了后者5%的股份,这可能是他在这阶段的最后一笔互联网直接投资。
乌斯马诺夫的上述表态似在暗示:这一轮互联网投资高峰已过了。
不过所谓的“这阶段最后一笔”只是种说法。资本永不眠。在2011年夏秋之际,DST又伙银湖等机构,买下阿里巴巴16亿美金股票。
而且就在2011年3月,乌斯马诺夫和米尔纳又成立了第二家基金“DST Global 2”,据说准备进一步投资互联网。

早在中投之前,腾讯已是DST(也就是现在的Mal.ru集团)股东,腾讯于2010年4月,以3亿美元入股。
据两年前披露的消息,腾讯以大概10%的股份,持有该集团约0.51%的总投票权,并有权提名一名董事会观察员。
主权财富基金中投,在这家俄罗斯寡头背景的DST基金里面,会投以多少资金、有多少话语权呢?尚未可知。

本文由虎嗅网授权转载,原文链接:http://www.huxiu.com/article/766/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