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网络之殇 / 2011-04-22


编者注:本文探讨了目前社会化网络越来越普及的情况下存在的问题及一些解决这些问题的方向,个人认为这些思考都是很有价值的,这些也是目前社会化网络要去积极面对和解决的问题,甚至可以说将来互联网中新的机会就蕴藏在解决这些问题的过程中!

本文由Libran liu投递,博客地址:http://libran.org/,原文地址:http://libran.org/index.php/social-network-problem2/

社会网络(Social Network)发展至今俨然一副新一代互联网形态之势,再加上媒体舆论的大肆吹捧,如今的互联网不免一片浮躁之气,颇有些“不社会,毋宁死”的意思在里头。
然而,社会网络并非一块铁板,以下三点就是其中的一部分硬伤。

真实性的双刃剑
“真实”一直是社会网络们标榜的重要性质之一。然而当用户在网络中的行为能够被现实中的社会关系轻易链接,即虚拟社会与现实社会的界限变得模糊,网络上的 真实就不复存在了。事实上,社会网络的“真实”往往只是ID背后的身份是真实的,其信息的真实性并没有保证,同时对人性的真实反映也大打折扣。
社会网络并不真实,其只是让用户对自己的言行负责。举个例子,比较人人网的评论区和新浪的留言板,同样都是中国人,表现出的“素质”如此的大相径庭。但伪装的文明真的好吗?未必。

冗余信息
社交网络依据社会关系建立,然而朋友间的兴趣、职业和关注焦点可能大相径庭,因此在社交网络上获取的信息存在大量冗余。在如今信息爆炸的时代,用户也许想 要获取的是更加简短和准确的内容,而社会网络却由于不断的共享传播将信息变得更为复杂。用户浪费大量时间在网络中“无意识沉迷”,这是受困冗余信息的典型 症状。

单一的网络结构
社会网络作为现实社会的延伸而存在,因此曾经“草根狂欢”的时代也一去而不复返了。现实里有头有脸的名流们在网络中依然是舆论领袖,在享受大量社会资源后 继续享受着网络带来的追捧和名誉提升。他们是星型网络的中心,而无数普通用户除了依靠社会关系搭建网络,更多时候只能处于网络底层而无人问津。大量的僵尸 遍布社会网络,用户热情也直线下降。

事实上,社会网络现在的问题远不止以上几点,随着人们逐渐冷静下来,其牵扯出的问题也将越来越多。从商业角度讲,社会网络的意义显而易见,但对用户而言社 会网络的价值并没有得到直观的表现。甚至,这种虚假的真实让我们连“脱去面具的机会”都丧失了。

2011年社会网络持续火热,

除了进一步带动了网络及相关产业的飞速发展,更使其引发的某些社会现象愈发显著。正所谓“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社会网络之“殇”必须得到人们的重视。

网瘾难戒
“网瘾”一直是新一代青少年成长过程中最受关注的命题。而社会网络的兴起,一方面大大加强了网络对用户的粘性,另一方面则将成年人们也拉入了网络成瘾的陷阱。由于在社会网络中的关系具有实质价值,用户为了维系势必会付出相当的时间与精力——也就是成瘾。更可怕的是,社会网络不像毒品人人谈之色变,而是被鼓吹为“人类沟通史上的重要变革”,人人兴致勃勃地进入,却在要抽身而退时无法自拔。也许有朝一日“防沉迷系统”也会被引入社会网络环境,帮助网友们回到现实。

隐私难保
在Web1.0时代隐私保护被一再强调,然而当进入社会网络时代后,这一话题却鲜被提及——不是被遗忘,而是保护不了。在所谓真实的社会网络里,隐私不再是已经公开的秘密,甚至暴露隐私已经成为相当一部分人的乐趣。不少社会网络都要求用户“实名制”,并承诺会保障用户隐私,然而事实上这只是一句空话,只要付出一定代价,企业们便可以从社会网络中得到大量真实数据为己牟利。去年的3Q大战导火索便是隐私保护,然而半年过去,人们只记得那个“艰难的决定”,谁还记得要保护自己的隐私?

真假难辨
社会网络强大的传播效应已经得到充分证实,然而在这种力量的使用上依然存在真假难辨的难题。由于网络行为往往带有极大的随意性,不会严格理性辨别事件真伪,因此作为网络层次底端、人数海量的普通网民,很容易被舆论导向控制而形成“舆论风暴”或是“网民狂欢”——如果被居心叵测者利用,后果不堪设想。从更深层次看,如今社会网络甚至承担了文化传播和主流价值观导向的作用,后人在这样的环境中成长是否是好事,就看今人打算把这棵树怎样栽了。

社会网络为人类带来的巨大进步是毋庸置疑的,但我们必须要警惕进步背后存在的问题,并探讨解决问题的方法。

推荐
人们都知道推荐是未来网络发展的趋势,主要是为了解决今天信息爆炸和冗余严重的问题。然而值得注意的是,优秀的推荐机制可以实现信息真伪的过滤,从而避免了上述第三种问题的大范围产生。同时,推荐机制是在平面网络和“仰视”网络中使草根们再度脱颖而出的重要渠道,进而鼓励网络成员制造更具价值的信息。

实名?
对于实名制有人认为会是大势所趋,即虚拟世界与现实无缝对接;而有人认为不会成为主流。“存在即是合理。”实名制网络从目前看来对甲方的利益要超过为乙方用户带来的价值,如果不改变,实名制将因为质疑而日渐式微。

法制
这是最直接的方法,也是宏观上最有效的办法。应对风起云涌的网络时代,各国权力机器的反应都有些迟钝,在世界范围内都缺乏相对完善的网络管理法律条文。建设互联网法律,对保护隐私、网络安全、建立虚拟社会秩序等都有极为重大的意义,难度可想而知,但一定是未来10年内法律界必须完成的历史任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