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阁社论】译言无罪 怀璧其罪 / 2009-12-04


我的google reader这几天突然空旷了起来,那个三天不读就会攒下几百条目的译言,消失了。

最一开始我还期待着这是传言的“服务器故障”,但是终于证明,是被和谐了,服务器恐怕已经不只是故障,而是彻底被搬走了。

译言其实并不算一个激进的网站,尽管偶尔有几篇文章让人觉得替他捏一把汗,但终究也只能算作一个信息量比较大的翻译平台,译言的分类繁多,政治类和思辨类的文章仅仅是很小的一部分,这样一个基本上无害的网站,即使出现了不和谐的文章,按照惯例也只是通知站长删帖而已。

但是译言却倒下了。

译言的倒下,表示着国内的网络管理,又进一步混乱而苛刻。从最一开始的不能访问国外异议势力的网站,到不能访问报道国内敏感事件网站,到现在的不能访问客观的信息类平台,网监的逻辑已经从开始的“不能说假话”,过渡到“不能说真话”,直至现在和未来的“不能说话”。

老祖宗都知道,言论这个东西,越压越反弹。当着所有狗的面把呲牙的狗打死了,只会激起剩下越来越多时不时咬人的狗。

这也和国内的很多现象逆向呼应,例如国内的独立博客都不可避免的讨论时事,例如网志年会的“被逼说政治”

甚至和鲁迅被踢出教科书都可以联系起来,毕竟,把鲁迅当年的文章,什么铁屋子,什么血馒头,都可以看做是对现实的写照,鲁迅其实也是被和谐了呢。